导读:  在宁夏吴忠市利通区蔡桥村,有村民需给村支书马加荣20万元,才能获得被拆迁的资格;  随着铲车推倒房屋的轰隆声,村民的钱、首饰、收藏品埋没废墟中,大部分遗失,甚至羊群也被赶走;  马加荣放言:“到处乱告状,小心你的命”。其地强拆之盛堪称疯狂,是为当下农村强拆之风的极致例证。     宁夏吴忠被强拆...

    在宁夏吴忠市利通区蔡桥村,有村民需给村支书马加荣20万元,才能获得被拆迁的资格;

  随着铲车推倒房屋的轰隆声,村民的钱、首饰、收藏品埋没废墟中,大部分遗失,甚至羊群也被赶走;

  马加荣放言:“到处乱告状,小心你的命”。其地强拆之盛堪称疯狂,是为当下农村强拆之风的极致例证。

  

 

  宁夏吴忠被强拆居民风餐露宿(图)

  已近春节,家家户户准备着年货。而在宁夏吴忠市利通区板桥乡蔡桥村的一处废墟上,王宗强一家人蜗居在砖块简易搭建的临时住室里,艰难度日。他们的春节,注定要在肆虐的西北风中度过。

  其实,天气的寒冷并不能抵过蔡桥村支书马加荣的那句话所带来的寒意——“再到处乱告状,小心你的命不要了。”

  村干部操纵甚至直接参与到黑恶势力中,以公权力影响基层群众土地补偿所得获取私利,引发不满,进而导致流血事件。农村基层治理中存在的这种混乱生态,在这里无一例外地显露。

  按照规划,王宗强一家所在的蔡桥村被纳入宁夏吴忠金积工业园区。2014年5月,蔡桥村的拆迁工作进入紧锣密鼓的推进过程中。而正是这一园区的征地拆迁,给村支书马加荣带来了对王宗强一家人“生杀予夺”的大权。

  自开始动员拆迁时,蔡桥村妇联主任马国萍、蔡桥村二队队长王存兴就在部分村民中和王宗强家传话,大意是:宅基地小的农户,花点小钱能给多补钱;宅基地大的农户,需要花大钱才能补上,“要不然就不顶了。”

  得知这一消息的王宗强急了。他们家(包括王义清、王宗强、王宗梅、王宗霞、王宗琴5户人家,原为一户)宅基地大,能否得到合理补偿打了个大大的问号。于是,自2014年5月起,他多次找村支书马加荣询问情况。马加荣答复:你家户数多,拿10万元把你家的事情处理好。2014年6月的一天,王宗强将10万元按要求送与村支书马加荣。

  本以为自家房屋能够顺利拆迁的王宗强,却没想到马加荣变卦了。2014年8月,蔡桥村拆迁登记时,马加荣对他说:“拆迁部门多,还得10万元。”强忍怒气的王宗强给马加荣说了不少好话,但仍无济于事。马扔下他给的10万元,开车走人。如此这般,获得一个被拆迁的资格,需送20万元给村干部才能行得通,这样的奇闻异事于是在该地上演。

  

 

  宁夏吴忠被强拆居民现在住的地方(图)

  据村民反映,马加荣外号“马四”,在蔡桥村甚至板桥乡极有势力。2014年9月4日,他带领一伙人,在事先并无通知的情况下,强行闯入王宗强家拆迁。外出的王宗强到家时,房屋已被推平一大半,其妻被打伤并被强行控制。王宗强上前阻拦也被控制。事主家人苦苦哀求取出放在屋顶的一笔购房款后再推,无人理睬,拨打110未果。

  王宗强回忆,事态稍有停息时,一家人清点财物,损失巨大。在亲戚邻居的帮助下,在废墟中刨出10万元钱,事后数日在废墟上又发现了500元。而他收藏的纪念币、老版纸币、邮票及妻子包中的贵重首饰均不翼而飞,就连自家养的一群羊也被马加荣赶走。“跟日本鬼子扫荡没有两样。”有村民这样愤怒地说。报警后,当地派出所警察曾到现场拍照取证,但至今仍无任何案件进展。

  关于拆迁补偿的认定,拆迁方曾给出意见:王宗强一家的宅基地超出标准。而王宗强认为,农户宅基地超出批地范围现象普遍存在,对他家补偿没有按照全村、全乡的标准执行,原因是他没有给付村支书马加荣20万元所致。大量存在的超范围占用宅基地现象,给“马加荣式”的村干部带来了中饱私囊的绝好机会。

  而关于板桥乡的拆迁怪事,网帖中也被屡屡热议。百度吴忠吧里,网友blackberry965反映,在该乡不少村,村干部直接到村民家中索要钱财,他家给了村干部1万元,才能拆迁获得补偿。另有网友mayaohai2008反映,蔡桥村拆迁中,有村民通过拆迁老板给拆迁办人员送钱。

  宁夏吴忠金积工业园区是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国家发改委审核公告的省级工业园区,是宁夏唯一的“穆斯林用品产业园”。如此高规格的工业园区,在土地征用上应完全合规合法,否则会带来一系列的后续问题。吴忠新闻网曾公开报道,园区严格落实包抓项目责任制,实行一周一督察、一月一考核工作机制,着力解决征地拆迁、手续报批、土地规划调整等涉及项目建设突出问题。

  但即使是在如此严密的工作机制之下,王宗强一家人遭受的巨大损失已经造成。不仅如此,他们还要面对随时可能发生的下一次强拆。

  2014年11月1日,蔡桥村村委副主任马国萍电话告知王宗强一家:11月3日仍要继续强拆。一家人焦急万分,叫来不少街坊和亲戚,才得幸免。

  王宗强曾前往吴忠市纪委、市信访局,得到的消息是让在家等,至今没了下文。他也曾多次去村部、板桥乡政府,均未果。有媒体曾联系板桥乡党委副书记、乡长丁爱华(同时为板桥乡被征地农民资格认定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对此事的处理意见,丁以开会为由未接电话,并短信告知,凡媒体采访必须经利通区区委宣传部同意方可进行。对此规定,利通区区委宣传部一工作人员先予肯定,后又闪烁其词,并告知王宗强一家被强拆事宜,不能仅听他家一面之词。

  就在前不久,一名自称板桥乡纪委的金姓书记打来电话,要求王宗强晚上过去谈拆迁事宜。王没有答应,说:“为什么不白天谈,想谈就来现场。”后金书记又曾与王宗强当面对话,核心意思是不要闹事,事情由此胶着。

  而马加荣涉嫌腐败的问题,却屡被村民提及:以小包工头起步,花钱买下村支书一职,村里的工程几乎全部包揽,借拆迁之机大肆捞钱,吃喝嫖赌样样俱全。马加荣依然我行我素强行拆除村民房屋的举动,没有利通区、板桥乡党政部门个别领导的庇佑似无可能。在全国上下强力反腐的形势下,其仍位居村支书一职,也未能进入利通区、板桥乡纪委的视线。

  望着几乎全被铲为废墟的宅基地,王宗强一家人不知未来所归何处。断水断电的塑料棚里,他们生活极为不便,还要面临随时可能发生的强拆。万家团圆、其乐融融的春节里,有谁知道因强拆导致的往事、今事、未来事会给多少人留下惨痛记忆。(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