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要旨】

夏各庄镇政府在查处时应履行对土地类别用途及相应审批手续的调查核实义务,保护姜国山对涉案建筑合法性的信赖利益,积极履行设施农用地的手续补办程序。

【裁判文书】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9)京行申125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姜国山,男,1966年8月17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平谷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北京市平谷区夏各庄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北京市平谷区夏各庄镇马各庄南街83号。

法定代表人赵金祥,镇长。

再审申请人姜国山因强制拆除决定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终审法院)作出的(2019)京03行终45号行政判决(以下简称终审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本案已审查终结。

姜国山申请再审称:第一,申请人的房屋属于农业生产设施,依法不需要也无法办理规划许可;第二,申请人修建的设施农业项目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可以补办相关备案手续,没有必要拆除;第三,申请人依法取得营业执照以及相关部门审核,且有畜禽养殖备案号。故请求撤销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作出的(2018)京0117行初250号行政判决及终审判决,并依法改判。

经查,北京市平谷区夏各庄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夏各庄镇政府)于2018年5月14日对姜国山作出京平夏限拆字[2018]5号《限期拆除通知书》(以下简称涉案限拆通知)。同月,夏各庄镇政府作出京平夏强拆字[2018]5号《强制拆除决定书》(以下简称被诉强拆决定),并于2018年6月14日将涉案建筑全部拆除。针对上述涉案限拆通知、被诉强拆决定及强拆行为,姜国山均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并针对三案的终审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

上述涉案限拆通知中,除记载有文号及“姜国山”字样外,地址记载为“杨庄户”,行为描述为“建设房屋”,建筑面积、建设时间等均为空白。被诉强拆决定作出时间为2018年5月,无具体日期,将违法建设的建成时间记载为“2000”,地点记载为“北京市平谷夏各庄镇杨庄户”,建筑面积为约6亩,结构描述为“养殖厂”。

另查,本院针对北京姜国山养猪场诉强拆行为违法的(2019)京行申1407号案中,已经以现有证据无法证明涉案建筑为违法建设、北京姜国山养猪场对涉案建筑存在值得保护的信赖利益等为由,指令终审法院再审。

本院认为,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应当认定事实清楚,符合法定程序。本案中,对于被诉强拆决定的履行程序,各方当事人对终审法院认定被诉强拆决定程序违法均无异议,本院经审查,对该认定不持异议。

关于被诉强拆决定认定事实是否清楚的问题。本案中,被诉强拆决定并未具体记载所欲查处的违法建设的具体坐落、准确建筑面积及四至范围等基本事实情况,行为内容极为不明确,无法确定该决定所欲查处的违法建设的具体情况,亦无法确认与姜国山被拆除的涉案建筑存在对应关系,故被诉强拆决定事实认定不清,亦不应具有确定相关建设违法的法律效力。终审法院认定被诉强拆决定事实不清,结果正确。

同时,如本院另案作出的(2019)京行申1407号行政裁定所述,姜国山被拆除的涉案建筑所在土地类别用途为非乡镇建设用地,2009年改扩建项目经过了环保、国土部门的审批同意,规划部门未持异议,夏各庄镇政府亦两次出具书面证明同意该改扩建项目。故夏各庄镇政府在查处时应履行对土地类别用途及相应审批手续的调查核实义务,保护姜国山对涉案建筑合法性的信赖利益,积极履行设施农用地的手续补办程序。终审法院在本案中亦未考量上述因素,本院本应予以纠正。但考虑被诉强拆决定内容不明确、不具有认定涉案建筑为违法建设的法律效力,针对涉案建筑强拆行为,本院已另案作出(2019)京行申1407号行政裁定、指令终审法院再审,已保障了申请人对涉案建筑的合法权利及后续的行政赔偿权利,申请人可通过后续诉讼程序使其诉请得以实质性解决,故本案已无提起再审的必要,本院对姜国山的再审申请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姜国山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刘井玉

审判员 哈胜男

审判员 支小龙

二〇二〇年五月六日

书记员 康博伦书记员 张曼

温馨提示:

  因各地补偿的类型、补偿标准不一以及征地拆迁的复杂情况,该案例并不能完全针对您的情况,为节省您的时间,建议您拨打我所律师服务热线400-900-7850进行咨询。